在世界之巅祝福北京冬奥会

身材瘦小、体型苗条,天生丽质外貌很难让你将这位职业女性与攀登珠穆朗玛峰联系在一起。2019年5月22日,当她把自己站在世界之巅的照片在社交平台发布时,她的整个朋友圈都震惊了,这是一件在别人看起来不可思议的事情,“于水真的登上珠峰了!”

“我梦寐以求,就是要将2022年北京冬奥会旗帜带到珠峰,用一种独特的方式为北京冬奥会送上美好祝福。”业余登山爱好者于水说。

珠峰之巅是勇敢者的梦想,但其难度之大也让很多登山者望而却步。2013年,到西藏旅游的于水第一次见到了雪山,眼前壮观的景象令她震撼不已。“当我看到雪山的那一刻便被深深地吸引住,它看起来特别神圣,让我十分向往。从那时起,我内心便萌生了攀登雪山的想法,终极目标是希望能站到珠峰峰顶。”

小时候喜欢舞蹈,这勉强算是于水的运动经历了。可想而知练就登山的基本体能需要付出多么大的努力。在经过登山专业培训后,她开始攀登之旅。2017年9月,第一次攀登雪山,她顺利登上位于川西高原海拔6168米的雀儿山,这给她带来很大的信心,欣喜之外,她还暗下决心要加倍训练,早日登上珠峰。

目标越大,需要付出的努力和艰辛就更多,在准备出发去尼泊尔攀登珠峰的前半年,于水开始脱产专心训练。但事与愿违,本想调整出最佳状态,没想到却因为高强度的训练,双膝严重受伤。“那是在2018年10月,在一次跑山训练后,膝盖已经不能正常走路了。当时有两个月的时间每天只能卧床休息。”

为了保证登珠峰的计划不受影响,于水选择了中医治疗加专业康复训练。2019年4月初,她终于搭上当时去尼泊尔的“末班车”,踏上了攀登珠峰的征程。

来到海拔5300米的珠峰大本营后,于水跟随登山队开始进行攀登珠峰前的两次适应性训练,目标分别是攀登海拔6100米左右的罗布切峰和海拔7300米左右的珠峰C3营地。可就在这个关键阶段,她的身体出现了状况,突发高烧不退,身体非常虚弱,两次适应性训练全部没完成,是全队唯一一个因身体出状况没有完成训练计划的人。 “我记得当时是在海拔6100米左右的C1营地,我发了高烧,在高海拔发烧是非常危险的,我自己也非常害怕,吃了好多感冒药,坚持无氧睡了一夜,就希望自己能挺过来。”

这样的身体状态令于水感到很失落,她很担心自己实现梦想的征途没开始就结束。“在两次训练结束后,全队要返回到大本营等待最后登顶的好天气窗口期。在这段时间里,我一边休养,一边不断反思。最后,我要求自己做到两点,专注和淡定,抛开一切杂念,无论发生什么,都要稳住情绪。”

2019年5月18日,身体逐渐恢复的于水从大本营出发,向珠峰峰顶发起冲刺。此时,又发生了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因为今年适合登顶珠峰的天气只有3天时间,所有攀登者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窗口期的第一天冲顶,当时大概有270人,途中我遇到珠峰上罕见的世纪大堵车。在攀登到海拔8800米左右的冲顶必经之地希拉里台阶时,由于要过去的人太多,而且地势陡峭、通道狭小,只能允许一个人通行,2个小时就能通过的关口,我一共花了5个小时。”

终于,历经漫长的艰辛和重重挑战,于水有惊无险地站上了世界最高峰的顶端。她第一时间摘下手套,从自己背包里拿出2022北京冬奥会的旗帜,摘下了雪镜、氧气面罩,喊出北京冬奥会宣传口号,“纯洁的冰雪,激情的约会,2022北京冬奥会”。

“其实,在我们攀登珠峰前的安全培训中,教练曾多次强调,无论如何都不能摘掉手套,一旦摘下很可能面临因冻伤坏死带来的剁手危险。但在珠峰峰顶上短短十几分钟停留时间,我当时只想从背包里拿出北京冬奥会的旗帜,让它在世界之巅飘扬。但我发现戴着手套,旗子拿不出来,我只能摘下手套,拿出了旗帜,喊出心声。”于水说。

身材瘦小、体型苗条,天生丽质外貌很难让你将这位职业女性与攀登珠穆朗玛峰联系在一起。2019年5月22日,当她把自己站在世界之巅的照片在社交平台发布时,她的整个朋友圈都震惊了,这是一件在别人看起来不可思议的事情,“于水真的登上珠峰了!”

“我梦寐以求,就是要将2022年北京冬奥会旗帜带到珠峰,用一种独特的方式为北京冬奥会送上美好祝福。”业余登山爱好者于水说。

珠峰之巅是勇敢者的梦想,但其难度之大也让很多登山者望而却步。2013年,到西藏旅游的于水第一次见到了雪山,眼前壮观的景象令她震撼不已。“当我看到雪山的那一刻便被深深地吸引住,它看起来特别神圣,让我十分向往。从那时起,我内心便萌生了攀登雪山的想法,终极目标是希望能站到珠峰峰顶。”

小时候喜欢舞蹈,这勉强算是于水的运动经历了。可想而知练就登山的基本体能需要付出多么大的努力。在经过登山专业培训后,她开始攀登之旅。2017年9月,第一次攀登雪山,她顺利登上位于川西高原海拔6168米的雀儿山,这给她带来很大的信心,欣喜之外,她还暗下决心要加倍训练,早日登上珠峰。

目标越大,需要付出的努力和艰辛就更多,在准备出发去尼泊尔攀登珠峰的前半年,于水开始脱产专心训练。但事与愿违,本想调整出最佳状态,没想到却因为高强度的训练,双膝严重受伤。“那是在2018年10月,在一次跑山训练后,膝盖已经不能正常走路了。当时有两个月的时间每天只能卧床休息。”

为了保证登珠峰的计划不受影响,于水选择了中医治疗加专业康复训练。2019年4月初,她终于搭上当时去尼泊尔的“末班车”,踏上了攀登珠峰的征程。

来到海拔5300米的珠峰大本营后,于水跟随登山队开始进行攀登珠峰前的两次适应性训练,目标分别是攀登海拔6100米左右的罗布切峰和海拔7300米左右的珠峰C3营地。可就在这个关键阶段,她的身体出现了状况,突发高烧不退,身体非常虚弱,两次适应性训练全部没完成,是全队唯一一个因身体出状况没有完成训练计划的人。 “我记得当时是在海拔6100米左右的C1营地,我发了高烧,在高海拔发烧是非常危险的,我自己也非常害怕,吃了好多感冒药,坚持无氧睡了一夜,就希望自己能挺过来。”

这样的身体状态令于水感到很失落,她很担心自己实现梦想的征途没开始就结束。“在两次训练结束后,全队要返回到大本营等待最后登顶的好天气窗口期。在这段时间里,我一边休养,一边不断反思。最后,我要求自己做到两点,专注和淡定,抛开一切杂念,无论发生什么,都要稳住情绪。”

2019年5月18日,身体逐渐恢复的于水从大本营出发,向珠峰峰顶发起冲刺。此时,又发生了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因为今年适合登顶珠峰的天气只有3天时间,所有攀登者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窗口期的第一天冲顶,当时大概有270人,途中我遇到珠峰上罕见的世纪大堵车。在攀登到海拔8800米左右的冲顶必经之地希拉里台阶时,由于要过去的人太多,而且地势陡峭、通道狭小,只能允许一个人通行,2个小时就能通过的关口,我一共花了5个小时。”

终于,历经漫长的艰辛和重重挑战,于水有惊无险地站上了世界最高峰的顶端。她第一时间摘下手套,从自己背包里拿出2022北京冬奥会的旗帜,摘下了雪镜、氧气面罩,喊出北京冬奥会宣传口号,“纯洁的冰雪,激情的约会,2022北京冬奥会”。

“其实,在我们攀登珠峰前的安全培训中,教练曾多次强调,无论如何都不能摘掉手套,一旦摘下很可能面临因冻伤坏死带来的剁手危险。但在珠峰峰顶上短短十几分钟停留时间,我当时只想从背包里拿出北京冬奥会的旗帜,让它在世界之巅飘扬。但我发现戴着手套,旗子拿不出来,我只能摘下手套,拿出了旗帜,喊出心声。”于水说。